抒情散文欣赏:恩师

人的一生总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人和事,与恩师的结缘,表面上是一个偶然。

十多年前的故乡远没有现在的车马喧嚣,没有自然景观之外的人工雕琢,甚至小镇都没有一个响亮的名字(那时还不叫桃花潭镇,叫陈村镇),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也没有现在形形色色的电子通讯工具,唯有书籍、报刊、信件可以借助墨绿色的邮政车,翻过崎岖的皖南山路,为人们传递着或多或少的讯息。或许对文字的热爱、对铅印文字的崇拜正是伴随着孤单寂寞的童年而深深地融入血液中去的。那时最幸福的时刻便是在家属大院门口眺望门前柏油路的尽头,等待邮递员的出现。《儿童时代》、《少年文艺》、《少年作文辅导》、《阅读与写作》……各式各样的杂志和书籍随着我的成长也渐渐堆满了书桌、书架、书橱,充实着物质匮乏年代里那纯朴的时光。

后来家庭变故,我便更多地把对父亲离世的悲痛寄托在阅读和写作上面,阅读可以将你带进异域的世界,暂且忘记当下的境遇,而写作更是情感的抒发,宣泄出种种负面的情绪。也正是在这一段时间,我收到了一封辽宁教育杂志社寄给父亲的约稿信,信的末尾署名“王宝贵”。父亲已经离世,但是我会让写作的道路延续下去。于是我结合自身体验和思考,以超出我当时年龄的成熟撰写了《浅谈人生目标》一文,并附上了一封信,寄往辽宁。不久后便收到王老师的热情回信,他说我让他想起了比我大两岁的儿子,鼓励我不要放弃对未来的希望,把遇到的不幸转化为奋发有为的动力,用功学习,努力成才,生活上遇到困难尽管告诉他。他还将我的文章编发在辽宁教育杂志社下属的《初中生学习指导》杂志上。我感到出乎意料,素不相识且相距甚远的编辑如此关切,一定要振作起来,好好学习,坚持写作。

一段小作者与大编辑的忘年交自此展开。学习成绩的升降、写作道路的坎坷、情绪历程的波折……我所走过的每一步都牵动着北方长者的心,有鼓励,有指导,有鞭策,往来的书信积累了厚厚一摞,也正寄予着恩师厚厚的期望。尤其是2008年通过高考考进安庆师范大学中文系,王老师甚至比我还高兴,因为我走上了与他当年一样的道路——师大中文专业,也与他有着共同的爱好——文学、书法和陈式太极拳。世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心灵的契合、爱好的相通,我想,古代伯牙、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大学四年无比充实而美好,教授们各怀学术见解,悉心教诲,为我们打开一片全新的世界;图书馆百万册书籍让你踩在巨人的肩膀上前进;广播站、学生会、文学社让你在实践中成长、成才、成功……自由、平等、互爱的精神在校园里被诠释到极致,你可以根据你的兴趣爱好选修课程,只要修满必须的学分,你可以根据你的习惯选择生活方式,只要你自己觉得高兴、充实,这里是一个你为自己的青春做选择、同时也为你自己的选择买单的地方。而我所做的选择,都有一位“过来人”在北方默默注视并适当引导。

大一暑假,受王老师邀请,我们母子二人赴辽宁沈阳与恩师相见,期间游览沈阳故宫、世界园艺博览园、昭陵等景点,欣赏了著名的刘老根大舞台(赵本山旗下)东北二人转,更与春风文艺出版社社长韩忠良、辽宁教育杂志社的各位编辑共进晚餐,收获很大。当时春风文艺出版社正在进军青春文学界,出版了郭敬明《幻城》、《梦里花落知多少》等风靡全国的畅销书,旗下网罗了郭敬明、张悦然、落落、宋静茹等一大批新锐青春写手,临别前,韩社长送了我一大批精美的图书,我是如获至宝,阅读并收藏。

恩师认定我是读书的料,也希望我能成大器,于是在我大三刚开始的时候就提醒我考研的事情,并帮我引荐了他的大学同学、北京某高校博士生导师吴相洲教授,吴教授寄来了历年考研专业课真题,作为我复习考研的纲领;我在复习过程中遇到难以理解的问题就给吴教授打电话、发电邮,都能得到及时而耐心的解答。“风聚龙山,春夜挑灯怡倦意;剑指皇城,十月奋战步青云”,十个月与龙山校区图书馆自习室为伴,风雨无阻,只愿为梦想一战。最后,政治课和专业课考的分数较为理想,唯有英语一门课未达到国家划定的一区分数线,而惨遭失败。后来与恩师商量来年再考,也做了一些准备,但是由于家境贫寒等现实原因,最后不得已还是选择了参加工作,考上了组织部选调生。

“月下醉听瑶琴曲,云间远望鲲鹏飞”,我结婚那天,恩师千里迢迢送来喜联,隶书苍劲古朴,结字平和中正,寄予了美好的祝福和殷切的期盼,而我所能做的,只有努力进取,不断提升,争取早日将恩师的期望变成现实。

注释:《恩师》作者金鹏,本作品严禁任何形式的摘录复制、改编盗用,违者必究。

返回列表
主播秀|《童说天下》小主播——吴辰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