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窗口到马桶:比尔盖茨正在改变26亿人的命运

不久前美国国防部正式宣布“绝地计划”由微软夺标。绝地计划就是把美国现有老旧的国防系统,全部移入云计算交给民间经营。参与这项总投资额100亿美金竞标的,只有微软与亚马逊两大巨头。这个案子原先只有亚马逊单线参与,因为不论就规模、技术与安全而言,亚马逊都超越其他对手。

可是亚马逊CEO贝佐斯所拥有的《华盛顿邮报》,一直对川普有很严厉的批评。川普公开表示要考虑其他竞争对手。这一句公报私仇的暗示,使得亚马逊煮熟的鸭子飞了,也让微软临时捡了个大便宜。从夺标到现在短短6个星期,微软股票已经涨了11%,使得比尔盖茨又从贝佐斯手中夺回世界首富之名。现在盖茨的财富是1100亿美元。过去两三年中,世界首富之名有18年都落在他的手中。(推荐阅读:微软拿下美国国防部3,000亿元订单,股价突破新高、亚马逊不服)

从窗口到马桶:决心改变26亿被遗忘的人们

大家都知道比尔盖茨是世界首富。但你也许不知道,他也是位伟大的慈善家,而且曾经热衷研究马桶与粪便长达6年。不久前Netflix也针对这件事推出了《盖茨之道》的记录片。

微软的Windows曾独占个人计算机98%的市场。而这位世界首富在改变了40亿人的科技文明之后,决定要改变其他26亿被遗忘的人。盖茨曾经到非洲度假,目睹那边的穷困与落后,他深深意识到文明世界突飞猛进的计算机科技,竟然跟那些人完全没有关系。他们距离我们太遥远,而且那条鸿沟已经大到没有人想要去填补。

1997年《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专题,报道第三世界每年有300万儿童因为饮水不洁而死亡。这些孩子会死亡,只是因为他们是出生在尼日尔利亚,而不是在纽约,这些悲剧完全可以避免。一台计算机在那里远比不上一杯干净的水重要。成千上万有钱有势的人都读过那篇报道,而盖茨是唯一采取行动的人。他在同年就成立了盖茨基金会,决定要改变那些人的命运。2008年他离开微软,开始全职投入慈善业务。改变第三世界的卫生环境,成为他在改变计算机文明之后的首要任务。

比尔盖茨离开微软后,成立盖茨基金会,全心投入慈善业务。

盖茨是个非常喜欢阅读和收集信息的人,他把所有的困难都当作计算机科技问题来解决──那就是自己必须认真深入了解问题,然后再针对每一个方面寻求解决的方法。为了解决第三世界的饮水问题,他亲自到最贫穷落后的村落实地了解状况,发现问题出自于厕所。那里没有污水处理系统,自然也没有抽水马桶。世界上有26亿人没有厕所可上,每天必须以千年不变,最原始的方式解决基本问题。(推荐阅读:比尔盖茨夫妇年度公开信揭9大体悟:厕所、教科书都需要改变!)

文明世界的我们在按了马桶之后,很少有人在乎后面所发生的事。我们家里的厕所下面,有着一套极为复杂的地下高速公路,一直连接到污水处理厂。这些污水在经过复杂的化学处理之后,再排入海洋。我们的饮用水则完全是来自另外一套不同的净水系统,这两套一进一出、互不干扰的高速公路,解决了我们民生最重要的两大需求。这两套系统在文明国家存在了百年,而且已经没有太多改善空间。抽水马桶是一种不会有人想再研发改进的东西。可是比尔盖茨却不这么想。

这些天经地义的基础设施在第三世界绝大部分地方都不存在,在那些地方,厕所就是茅房。因为缺乏公共设施,茅房的下面就是连化粪功能都没有的粪坑。排泄物满了就挖出来直接倒入溪里,或倒进露天垃圾场而渗入地下,严重污染水源,这就是问题的根源。

马桶在落后国家可以救人一命,所以也就成为比尔盖茨退休后致力研究改善的主题。

投入5亿美元研究,带头解决第三世界粪便问题

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几乎没有解决的方法,因为必要的给水与排水系统都不存在。就算把我们的马桶搬到那里,也不会起任何作用。因此回到美国之后,盖茨投入了5亿美元研究经费,要解决这个在文明世界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小事情。他邀请各大学参加他的“马桶再造竞赛”,要这些科技顶尖人才暂时改行,投入解决第三世界的粪便问题。他的要求就是要竞赛者研发出一套低成本的无给水、无排水马桶。这套系统必须像70年代个人计算机脱离IBM主机那样,能够独立运行,而且完全做到卫生与环保。

比尔盖茨邀请顶尖人才参加他的“马桶再造竞赛”,一起投入解决第三世界的粪便问题。

在历经了6年研发之后,盖茨于2018年11月6日,在北京举办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新时代马桶展,推出团队研发成果。他要在中国找寻合作厂商。出场的时候他手上拿了一罐粪便,开宗明义地说,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对粪便有这么深入的了解。

比尔盖茨曾于2018年参加在中国北京举办的新时代厕所博览会。

GatesNote

研发团队一共推出了20多种极富创意的马桶,其中最成功的就是蚯蚓马桶和纳米滤网马桶,以及袖珍污水处理厂。

蚯蚓马桶

这种马桶里面装的是一种热爱人类粪便的“虎蚯”。它们不像一般的蚯蚓生活在土壤中,而是生存在牛粪中。它们凭着天职,忠实而努力地扮演着大自然为它们安排的平衡角色。虎蚯可以把动物排泄物转换成水和二氧化碳,当然蚯蚓本身也会产生微量可以作为堆肥的排泄物。转换过程中产生的水虽然不能饮用,但是可以用来灌溉农作物。

这种马桶只会产生微量的臭味,而且不招蚊蝇。关在里面的蚯蚓对于自己的生活状态似乎也非常满意,只要食物来源不断,它们永远不会想要离开那个自给自足的小天堂。现在盖茨基金会已经在印度安装了4000多个这种马桶,每一个平均造价只要美金$350。

纳米滤网马桶

这种完全无臭的马桶可以便用纳米滤网分离技术,把排泄物里的水、沼气和固体残渣分离开来。分离后的水可以用于居家洗涤,沼气可以本地给手机充电,固体残渣可以用于堆肥,可说是完全把废物利用到极致。现在位于西雅图的盖茨基金会里的厕所,安装的就是这种马桶。

上面这两种马桶都像家具一样,可以随时搬到需要的地方。基本上它们都是行动马桶,所以即使在文明世界也可能有它独特的市场。

袖珍污水处理厂

除了20多种展示的马桶之外,比尔盖茨还投资研发社区袖珍污水处理厂。这种占地只有一个篮球场的处理厂可以在5分钟之内,通过蒸馏和分离技术,把排泄物转变成可饮用的净水,并且利用蒸气发电反馈给村民,最后唯一的残留物就是炭灰。2016年原型机刚刚落成的时候,盖茨本人还亲自品尝了一杯由粪便蒸馏出的清水。现在这种处理厂已经安装在印度及非洲一些村落。这个污水处理厂同时解决了粪便与饮用水两个重大的问题。

当然世界这么大,26亿人如厕的卫生问题,不是那么快就可以解决。但重要的是盖茨已经成功地推动全世界对马桶的重视,无水马桶科技的研发已经引起一些学术机构的兴趣。

当火车头,死后将捐99.97%财富贯彻善行

比尔盖茨无所不读,他每一次出差身上都要带十几本书。2010年他读了一本叫《The Power of Half》(中译:减半的力量)的书之后深受感动。这本书是叙述一家人如何把所有财产的一半捐给慈善机构的过程。财产少了一半之后,这家人发现快乐多了一倍。看完后他决定也要捐出自己财富的一半,去推动一些能够改变人类的大事。这是一个长远的计划,目前他已经完成捐出所有财富27%的目标。不但如此,他还找了股神巴菲特一起加入财产捐半的计划。巴菲特到目前为止也已捐献了310亿美元。

盖茨并不是盲目地把钱捐给慈善机构,寻求那种立竿见影的善行。他是要用火车头的方式,去带动解决一些人类最困难的大问题。除了上面提到的马桶与饮水,他同时也正在投资解决小儿麻痹、老人失忆症、气候变迁与核安的全球性问题。这其中最伟大的一项工程,就是要把大气中过量的二氧化碳收集压缩后埋进地下。这些都是缓慢而长期的重大科技善举。他是在用当年经营微软帝国那样的策略来经营他的善行。

活着的时候他打算捐出一半的财富,那死后呢?

他曾经说过,身后只会留给三个女儿每人一千万美元的遗产,剩下的全部捐出。以今天的财富来算,他99.97%的财产死后都会捐出。这是多么高雅的富有?我常常在想,在他华盛顿州湖光山色的豪宅里,想要不知第三世界的疾苦,是多么容易的选择?

以他目前已经捐出去的财富,即使完全没有作为,天下也不会有人对他有任何差评。他大可不必亲自刮起袖子,去解决一些没有人想要解决的肮脏问题。盖茨的夫人玛琳达说,过去几年他们聊天的话题,总离不开马桶与粪便,后来她只好约法三章,在吃饭的时候不准谈论。盖茨算不上是个伟人,但绝对是个不平凡的人。也许这就叫做不平凡的特质。

曾经有人问他最恐惧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当大脑不能再思考的时候。问到他最快乐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达到承诺、解决问题、分享财富──很明显地这三样他都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彻底。

比尔盖茨不只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他应该也是全世界最快乐的人。这是多么纯净的快乐?

后记

2019年12月9日这一天,亚马逊正式提出“绝地计划”竞标案无效诉讼,理由是川普严重干扰竞标案的公正性。这个诉讼能否反转很令人怀疑,不过即使盖茨因此又落回世界次富,这一切并不影响他“世界首善”的美名,他仍旧会是最快乐的人。

返回列表
黑科技元素浓厚 2019年彩电行业十大新品解析
返回列表